颜久错

微博@颜久错 QQ:2726074278
来一起造作啊~

归档

◎现代

◎重生



如果人生就那样消逝的话,大概谁都不会甘心的吧。

1.

被车带过产生的惯性使鸣人腾空飞起。

鸣人脸上还带着上一秒的笑容,脑子里滚动的走马灯却让他清醒过来。

我要死了么?

我要…死了么?

泪珠蓦地滑落出来。

他还不想死啊。他还没有完成和那个混蛋的约定。

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划出一条弧线,却突然静止。

汽车的鸣笛声、行人嘈杂的声音,一下子什么都听不见了。

鸣人正纳闷心说连死都不让我安详,眼前就突然蹦出一个巨大的对话框。


【已达成结局:漩涡鸣人之死】

【是否重置进度,改变结局?】

【是】 【否】


鸣人这边都要断线了。

尼玛这不是坑人软妹币的橙x游戏经典对话框么??

老子又不是玛丽苏女主,跟我从这儿玩鸡毛啊???

然后突然回过神来就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你丫都要死还从这儿瞎想什么呢?!

鸣人再回头仔细看了一遍对话框,求生的欲望超过了疑问。

反正都要死了,干脆就试一试!

鸣人干脆破罐子破摔,扯着嗓子大喊:“是是是!!!”

一阵诡异的眩晕感袭来,鸣人失去意识前真的想疯狂大喊:

“驴我呢重置啊?我这辈子得罪谁了,能不能让我安详闭眼??”


2.上

再次睁眼,虽然满目都是浅淡的阳光,可他一点也不想赞美。

宿醉一般的头痛如影随形,鸣人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头。

哦,他真是日了狗了。

从他闭眼到睁眼期间,他与那个自称小二的看似像橙x专有的系统进行了一阵斗智斗勇的讨论,难度程度在鸣人看来,比那号称变态的试题还要变态百倍。


(昏迷过程中)

【您好,我是您的专属管家助手,小二。】

【现在为您答疑。】


鸣人晕乎乎的,问他:能给我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么?


【您现在处于一款耽美同人向游戏,必须达成结局:**********……】


鸣人听的头昏脑涨,连忙大叫:停停停停停停!什么耽美?啥意思?

【根据百度百科解释】

【耽美(Boys' Love,简称BL),这个词最早是出现在日本近代文学中,“耽”即沉溺、入迷的意思,耽美概指唯美、浪漫、沉溺于美的事物。后来,耽美一词逐渐被用来表述男性与男性之间的爱情。为反对自然主义文学而呈现的另一种文学写作风格:耽美派。耽美派的最初本意是“反对暴露人性的丑恶面为主的自然主义,并想找出官能美、陶醉其中追求文学的意义”。耽美在日文中的发音为 耽美(たんび)tanbi,本义为“唯美、浪漫”之意,如耽美主义就是浪漫主义。耽美,沉溺于美,详细解释则是「包含一切美丽事物,能让人触动的,最无瑕的美」。】

鸣人:……

即使听不懂后面啰里吧嗦的解释,可中间的几个词却让他听的明明白白,现在正陷入新世界大门打开所带来的漩涡,好半天才缓过来。

鸣人:你刚才说的需要达成的结局是啥?再说一遍。


【**********】


鸣人:……

鸣人:结局是什么你给我说清楚啊!!!


【无可奉告】


!!!这个系统!!真是!

无fuck说!

好一会儿鸣人缓过气来,问:你的意思是,我只有达成你所说的那个结局,才能彻底拜托你,过上我自己的生活?


【看来你也不是那么笨啊】


鸣人:滚!

然后小二就真的让他滚了。


鸣人手勉强支起来撑起身子,转头看了看周围。


怎么也要搞清他回到了那一年,他想。


突然墙上高高挂着的日历让他停住了目光。

边缘微黄的纸诚实的显示着今天。

2010.10.10

他倒退回了七年前他的生日那天。

那也就是说……


鸣人突然从床上跳了下去,拖鞋也顾不上穿,飞快的跑向客厅。

熟悉的几乎到陌生的红发一扬而过,鸣人愣了,瞳孔紧缩,眼中透出不可思议以及无法压制的狂喜。


漩涡玖辛奈回头就看见自家儿子光着脚站在地上,脸上呆呆的,不禁气得发笑。

“睡傻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家儿子抱了个满怀,不禁一怔。虽说鸣人有时是黏着自己,但也没有一睡醒就来这一出的。

“怎么了?做噩梦了?”

搞不清状况,漩涡玖辛奈只能一改常态,轻轻的拍了拍儿子的后背,温柔的问。


卖萌打滚求评论!!


龙五剧情猜测(微楚路)

“师……师兄!”路明非不可置信般地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做梦后扑上去狠狠地抱住了楚子航。
“咳。”楚子航被路明非扑地闷哼一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轻轻的拍了拍怀中人的后背。
路明非松开了楚子航,退后一步,看着他,觉得他还是那个面瘫酷哥,自己努力练了很久的学生会主席范儿也不翼而飞,在楚子航面前他又变回了那个只会吐槽,有点软弱的师弟。
“师兄你都不知道……除了你妈之外谁都忘了你,老大也是,学院里的人也是,他们都以为我是神经病,但是我不管,我认识你,我就得找到你,我告诉自己就算是为了你那些啰嗦到死又不近人情的安慰,我也得找到你……”
路明非有点说不下去了,再说他就会被面前的人听出声音中的哽咽了。该死!他怎么还是这么废物。自己不应该摆出学生会主席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咱们扯平了,我该走了,然后头也不回的去找小恶魔么?可是说着说着怎么就又变回怂蛋了呢?
楚子航不做声,永不熄灭的黄金瞳看着路明非。
他其实有点想笑,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竟然还有人这么担心他。可是他却笑不出来,就算是从一个理科男的角度,他也能听的出来路明非声音中地悲伤,似乎……以后再也不会相见。
楚子航想到这里突然愣住了,他现在能见到路明非,只有一种可能……
奥丁被人杀死了!

佐鸣段子


1.唇
漩涡鸣人的嘴常年干裂
因为他家不低调的老公总是喜欢在人多的地方给他一个湿漉漉的吻

2.唇油
佐助看着自家媳妇儿索吻样的嘟着嘴给自己看嘴唇
涂了唇油的嘴在灯光下泛着光
很诱人

呼吸不知不觉变得粗重
二话不说低头就衔住鸣人的唇
嗯,果然沾染了鸣人气味的东西,都很美味

3.咬
鸣人很喜欢咬东西
瘪瘪的吸管
塌下去一块的棒棒糖棒
又或者是佐助脖子上小小的却引人注目的红色印记

4.抱枕?
佐助有个习惯,睡觉时总喜欢抱着东西
枕头啊,草雉剑之类的
现在换成了鸣人
因为又软又热
而且干点什么也方便

5.佐助的早餐
一碟烧焦的菜加一张谄媚的嘻嘻傻笑的脸

我我我真的是来赎罪的【看我真挚的眼神】
求评论_(:3」∠)_











漩涡博人的日记(2)

前篇 1

2016.10.1

今天任务完成的很快,我很早就回了家

陪向日葵玩了一会儿后我会到了房间

拿起了昨天的那张照片

仔细的翻看

这是木叶小学的毕业合照

现在最前面的应该是三代目火影

老爸龇着牙笑得一脸灿烂

而师父那时却如同现在一样

我对比了一下,还是感觉现在的师父比较有人情味

因为现在的师父脸上不时会有些笑意

而照片里的师父却像个人偶

脸上除了冷酷便再无其他神情

我轻轻的走到老爸屋子的门前

门把手一旋即开

可见老爸是有多粗心

我探头进去看了看

空无一人

而视线却意外的扫到了一件衣服

老爸小时候一直在穿的那件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上次的中忍考试

那个叫大筒木桃式的人

他伤了师父时

老爸眼中的那份盛怒

师父拉着老爸袖口时那份安慰

我看的分明

风吹的窗帘呼呼作响

我走向窗户,却发现窗台上走了相框

是六代目,师父,老爸,樱阿姨四个人的合照

师父头偏向左边,很不在乎的样子

老爸撇着嘴,头转向另一边

而六代目笑得很开心

我看到时竟觉得有些好笑

觉得老爸真是很厉害

能让冷冰冰的师父露出那样的神色

老爸在师父心中一定占据着很大地位

明天吧,明天

我一定要去问老爸

问关于他们的事


祝大家国庆鱼块

然后在这里要特别感谢大斯【比个心】

漩涡博人的日记(1)

2016.09.26
我叫漩涡博人
是一名下忍
我有一个火影老爸,叫漩涡鸣人
还有一个酷酷的师父,叫宇智波佐助
我知道老爸并不喜欢老妈
因为老爸不止一次在梦里喊师父名字
深情而悲伤
而师父那么冷酷的一个人
说起老爸确是满目暖意
我认为他们喜欢彼此
可是为什么没在一起呢?

2016.09.27
这一天我去问鹿丸叔叔关于老爸和师父的事
奇怪的是
身为木叶第一军师的他竟然思索了很久
中途几次张开了嘴,却没有出声
我想大概是事情发生的太多让他无从下口
许久,叔叔才开口
他说老爸和师父间发生过很多事
老爸是木叶小学的倒数第一名
而师父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两人和樱阿姨毕业后进入了六代目指导的第七班
老爸喜欢樱阿姨,而樱阿姨喜欢师父
叔叔说到这里笑了笑,然后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进了屋子
不一会儿叔叔出来,手里拿了一张薄薄的东西
我接过来一看,是一张照片
那个时期的,全家福一样的东西
我扫了一眼,就笑了出来
“叔叔你那时候可真年轻”
“年轻的时候谁不年轻呢”
他说话时语气有些惆怅
叔叔讲的很认真,我听的同样认真
他说方面师父大闹五影大会
事态严重
他和他的同期生决定去暗杀师父
就连樱阿姨也同意同他们一起去
可是老爸不同意
跪在雪地里向雷影求情
却得了过呼吸症
叔叔说他很后悔
后悔自己当初没带上同期生一起去求情
就算他们全部得了过呼吸症
也比老爸一个人承受要好
我看见叔叔那时眼眶微红

又开了个坑,大概国庆期间完结,不定期更新(鹿丸我的!)

荼岩段子

#荼岩#
安岩这两天莫名的烦躁,生理期之类的也过去的差不多,大概是因为所剩无几的脑容量被“神荼郁垒”这四个字刷满了。
那怎么办?
有事儿找度娘啊!
“神荼,古代驱邪的门神,”
哼,就看他那张冷的掉渣的脸,他不驱邪谁驱邪,说不准他更辟邪!
视线和思想没有过多的停留,
“和郁垒是……兄弟!!”最后两个字完全破音,充分的表示了当事人的惊愕。
日了,怎么还成兄弟了,他和神荼从哪里都看不出来是兄弟吧,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出生就比神荼丑然后被送走了?安岩这脑洞一开就有受不住的趋势。
“二货”。
神荼不知何时进来,冷清的声音在安岩小小的出租屋里回荡。安岩问声扑了过去,颇有猛虎下山的势头。
神荼被安岩突如其来的拥抱撞的愣了愣,要知道安岩在某些方面从不主动。
“怎么了?”许久,神荼问,
埋在颈间毛茸茸的脑袋摇了摇。
其实在听见神荼声音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什么兄弟不兄弟。
只要在一起,此生就足矣。

最近荼岩中毒深呢,也不知道转型成功没有【doge脸】
微博@颜久错